当前位置: 首页 > 南岳佛语
承远苦行六十年
编稿时间:2017-05-20 来源: 南岳佛教微信 作者:   字体:       (双击滚屏)


  承远大师,俗姓谢,唐代高僧,汉州(今四川绵州)人。

  承远少时在乡校求学时,就感到读儒家诗书是一种桎梏,死记硬背逼得人喘不过气来,因此整天闷闷不乐,很少开心过。后来,有一个信士来到乡校,对他们讲述佛门真言、人生苦谛,他听了大为心动,决意出家去当和尚。于是他离家到了成都,先到康禅师参禅,后来又到资州智诜的弟子处寂门下学习禅法。白天他在寺里充当杂役,像僮仆一样日夜辛劳。闲时,夜晚却专心诵经,精研佛理,果然密悟其道,得到修习法要。他在资州密悟佛门堂奥后,便决心云游四海,到名山大刹处参师礼佛,以提高其学识。承远主意一定,便离开四川,沿三峡而下,过巴东,达江陵。在唐开元二十三年(公元735年)来到荆州玉泉寺拜惠真为师,正式剃度为僧。不久又越洞庭,沿湘江而上,到了南岳衡山,在天柱峰下从通相法师受具足戒,研究律宗的基本典籍《四分律》。

  他听说京师慈愍(680—748年)(即慧日法师)在广州弘法,于是不辞辛劳到广州参拜慈愍三藏。慈愍一见他大为高兴地说:佛把你交付于我,用以弘法,普渡众生。于是将《无量寿经》授与他,学习净土宗的教义,要他念三昧佛法。承远于是成为净土宗慈愍派的主持人。不久,承远和尚重返南岳,在紫霄峰西南岩洞处,结茅为庵,名曰:“弥陀台”。茅庵简陋,仅只能容身和放经书佛像。一个人清苦修行,没有饭吃便吃草根度日;衲衣破了,便以草叶树皮遮身。他忍饥挨冻,可仍潜心精研佛理,年头到年尾好像没事一样,安然自悟。宋代和尚洪觉范曾作诗赞曰:“与之食则食,与之衣则衣。无衣衣木叶,无食食土泥。为人汲樵牧,仅存骨与皮。其道不可改,天子南向师。出家有如子,我亦着伽梨。”由于他清苦修行,将净土宗的教义广为弘扬,故而各方人士,慕名赶到南岳,纷纷向承远求教,一时名声大振,誉满天下。

  大历十二年(767年)有个高僧名叫法照,慕名寻到南岳,找到了承远。一见承远,宛若梦中所见,不由得悲喜交加,虔诚地拜承远为师。并大兴法宇,服侍承远十二年。大历末年(779年),法照奉诏入长安,代宗封他为国师。法照向代宗极力称赞其师承远有异德。皇上南向礼之,赐承远所居,“弥陀台”为“般舟道场”。贞元年间,德宗下诏,改“般舟道场”为“弥陀寺”并赐匾额。尔后并派中贵巡香守臣前来佛寺祭典,于是“弥陀寺”更为兴隆,承远和尚的名声更为远播。

  贞元十八年(802)七月十九日这天,承远命弟子打扫佛堂,然后,于蒲团上趺坐,恬然化灭,时年九十一岁,僧腊六十有三。其年九月七日塔葬于寺之南岗。唐柳宗元为之书撰《南岳弥陀和尚碑》,与柳宗元、刘禹锡齐名的衡州刺史吕温亦作《南岳大师远公塔铭并序》。

  承远在南岳栖居六十来年,苦心修行,清苦度日。他虽名传天下,有不少的显官富豪,纷纷捐资布施,可谓“珍服盈箱”,“金钱布地”。可他苦节真修,越老其志越坚,仍然食不重味,寒不兼衣。将所得的钱财全用于修建寺院和赡养孤苦。前后从他受法的弟子数以万计。其中皎皎者有在南岳建“般舟台”精室的般舟和尚和称为“莲宗”的第四祖法照大师。

  清苦修行,不改初衷,老而弥笃,大师实乃佛门及俗世典范。


【打印本页】   【关闭窗口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