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南岳佛语
禹王城·毗卢洞·广济寺
编稿时间:2017-04-05 来源: 南岳佛教微信 作者:   字体:       (双击滚屏)

  

  据李元度《南岳志》附智犁和尚《重修广济寺记》载:“祝融、紫盖两峰之间,罗青错黛,宽深二十余里,旧名禹王城,传为禹王治水时驻旌之故址。历汉、唐、宋、元,湮没无闻。”这话告诉人们,在那远古大禹治水年代,这条20余里长的深山沟,曾是大禹治水成千上万民工驻扎之地。可能当时这山沟人来人往,热闹非凡,象城镇一样,到汉朝及以后,逐渐湮没消失。

  明万历23年(1595),有位叫无碍融和尚(《南岳志》上说:“无碍兴南台,无碍融建广济,”是两人而不是同一人)是“豆儿佛”的衣钵弟子。

  有次登上祝融峰狮子岩处,放眼四望,只见禹王城深沟处,一道五彩霞光冲天而起,光彩夺目,辉映南天。无碍融和尚大为惊异,忙循迹走到山沟深处,来到一个三面环山石壁峭立之处,只见一洞,五彩毫光从洞内射出。

  他进洞一看,只见石洞内有一尊佛像,熠熠生辉。他近前参拜瞻仰,原乃古佛“毗卢遮那”偶像。据佛经上记载:“毗卢佛的智慧光明能遍照一切。无碍融和尚将此盛事遍告门徒,并认为此处是一个修行的好地方。随后在洞口披荆斩棘,盖了一座茅庵,方便供奉古佛。洞因佛名,曰“毗卢洞。”


  崇祯辛未(1631)秋,竺老人开法鼓,名山为此一振,以感古佛放光示相之瑞,随后岳中耆宿暨诸绅士,捐资建寺,并置有田产,创建一座土木结构寺庙,名“清凉寺”,因县城已有清凉寺,后改为“广济”。可后来,兵荒马乱,寺宇废塌。

  到了清康熙49年(1710),无碍融的四传弟子智犁和尚,遵先师遗嘱:“骸骨归南岳,建塔,使广济不即寂寥。”决心重修广济。为抗阴湿,凿石为柱,烧砖砌墙,历时8年,于1718年,逐步建成一座二进砖石筒瓦的寺庙,约计各工费共一千余金。并在寺前修了一座双拱石桥,名曰“护龙桥”。以沟通毗卢洞的清溪两岸。小桥、流水、古寺、沟壑,构成一幅幽深的山水画。

  历史走近文革前,南岳佛道大队的教职人员,驻守广济,农禅并重,在附近山坡上开辟了大片云雾茶园。文革中,僧人还俗下放,人去寺空,逐渐荒废垮塌。

  直到2005年,南岳佛协副会长宗显法师发心恢复重建广济寺,经几年艰辛努力,多方募化,现已建成占地1000多平方米寺舍。恢弘寺宇,续佛慧命,饶益天下信众。139期“禅意人生”的举办,30多期的《广济》杂志出版,让禹王城、毗卢洞、广济寺超越了昔日的辉煌。伟大时代推动佛门不断改革创新,广济寺正助力净化心灵治理,向人间佛教、精神文明高地攀登。

  广济寺图:紫文



【打印本页】   【关闭窗口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