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南岳佛语
海岸开田,宫保吃“饥”
编稿时间:2016-09-27 来源: 南岳佛教微信 作者:   字体:       (双击滚屏)

  在南岳磨镜台下一带的山坡上,层层叠叠,有一大片梯田,面积大小不一,形状各异。大的也不足半亩,小的只有簸箕、斗笠大小,形状有的如新月,有的如牛角、猪肚……田墈全用山石垒成,矮的几尺,高的丈余。这是海岸和尚率领福严寺僧徒禅修的杰作,当时是为了缓解豪强侵占寺产而造成的经济困境。僧众们的劳作弘扬了禅宗“农禅并重”的优良传统。

  海岸(1840-1897),俗姓王,湘潭人。他幼时入学,20岁弃学离家,礼福严寺妙明和尚为师。随后他云游名山大刹,参师礼佛、研习经典、深究佛理,深得僧俗敬仰。尤其他练就一手好书法,宗法魏体,刚劲有力。曾刺自身的血和着丹砂,抄写经文,本本丹红,字字珠玑,引来不少文人政要拜访,可他却不图名利,只是恬淡自守。

  当时晚清四大名臣之一、兵部尚书、太子少保彭玉麟慕其高洁,特致函相邀见面,可海岸却淡然地说:“我一个出家人,自汲自炊,生活清淡,彭宫保如一个人来,尚可以同住。”彭宫保来寺,只见残垣断壁,颓败不堪,十分忧伤气愤,当面表明心迹相帮。可海岸既感谢彭宫保美意,又婉言谢绝收回豪强侵占的寺产。彭宫保情不自禁吟诗叹道:“水绕山环旧道场,六朝古佛殿荒凉。优婆不假扶持力,忍看珠林割上方。”“宿云楼己付沧桑,台上高明径更荒,泉水悲鸣榛莽里,一方顽石上青苍。”

  彭宫保见海岸和尚拒绝他出面帮助,于是便直奏朝廷。朝廷颁旨敕建福严寺,重修后,彭宫保亲笔书匾“勅建福严寺”。

  海岸和尚和全寺僧众十分感谢宫保做的一件大功德,知道他是个有名的清宫,交往日益密切。有一天,彭宫保想起海岸和尚曾邀他去寺一聚,并说要请他吃鸡。后到了福严寺不见其人。

  在寺僧的指点下,只见海岸和尚正和僧众在开垦的梯田中凿岩搬石。彭宫保见状,笑着对他说:“法师请我来做客,许诺一鸡,为何未具?”海岸边忙着垒石砌田墈,边歉意笑着说:“请大人稍候,一定会使大人大饱口福。”彭大人果然等候不走,时过中午,早已饥肠饥肠辘辘。

  这时,海岸才令众僧收工,陪彭宫保回寺。进入斋堂,海岸和尚恭请宫保上坐。彭宫保一看桌上,全是蔬菜素食,愕然问:“和尚请我吃鸡,为何没见鸡上桌?”

  海岸和尚指着彭的肚皮笑说:“宫保不是肚里早已有‘饥’了,为何还说没有‘鸡’呢?”彭闻言,顿然解悟:“鸡者,饥也。”众人大笑不己。举箸进餐,素食香甜可口,果然大饱口福。

  海岸和尚请彭宫保吃“饥”的故事,在南岳佛门传为佳话。


【打印本页】   【关闭窗口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