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禅宗公案
敬安法师的爱国情怀
编稿时间:2017-04-05 来源: 南岳佛教微信 作者:   字体:       (双击滚屏)

  

  身处外侮战乱不断、政局动荡不安的清末民初的敬安法师,他的爱国情愫流淌在自己的血液里,他的爱国行愿留在当时他人的记忆里。

  甲申年(1884)是中国多事之秋。三月法国侵略者陷北宁、山西之后,六月又炮轰台湾基隆。这年敬安偶感风寒,卧病延庆寿。当听法军入侵之事后,不吃不喝,心急如焚,以至唇舌焦烂,三日三夜没合眼。第四日,忽然对与了上人道:“太不成体统了!法国离我中华,隔山又隔水,为何要到我国放肆杀虐?不成,我要上前线抗敌,与他们拼了。”怒气冲冲跑去坐船码头,后被与了上人追上,敬安怒气未消,冲着与了上人说:“你来干什么?我虽是出家人,但国家有难,岂能坐视!”他的行愿,袒露了报国恩赤诚之心。最后软说硬拖,才把他劝回延庆寺。

  甲午中日之战,在这期间,他十分关注国事,但传来的都是坏消息,他的诗友吴大瀓、魏光焘,自动请缨抗敌,结果皆败,让他十分揪心。日军陷牛庄,营口……四月,清廷割让台湾于日本,举国悲愤。敬安整日不吃不喝,心情十分抑郁,时刻表露出一股忧世爱国情怀。

  一日,听说牛庄之役的湘籍伤员返湘的消息,便急急赶去探访。伤员中,有胡志学与他相互认识,战斗中失去一足。他说:“敬安师父,你是第一位来探视伤员的仁者。真是天大冤枉,我们在前线恶战,却说我等不战而溃。我等为国伤残,却落个无人理睬,叫人比伤残还要痛心。”

  敬安详询战事,兴叹安慰,十分动情,并写五首绝句赠他。意犹未尽,后又愤然写下《从军曲三首》、《前征妇怨》、《后征妇怨》,对血腥侵略战争给人民带来的苦难进行了谴责。诗中有“夫戌边关妾在家,侧身西望空黄沙,相思不见情何极!愿逐春风入寒笳”之句,极尽哀婉悲愤。

  有次,一法师谈论其朋友成立一个诗社叫“哭社”,惹上官司,说是喻讽朝廷割地赔款给日本,是对皇上大不敬,敬安听后,气愤地说:“将祖宗的土地割让于敌,还不让百姓哭,这成了什么世界!”

  出家人可不问世事,可敬安很奇特,时时把世事、国事萦记心怀。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,在他身上表现得很强烈,有《感事呈叶吏部》为证:

  时事已如此,神州将陆沉。

  宁堪忧国泪,忽上道人襟。

  春色何高下,浮云自古今。

  与君聊一笑,各宝妙明心。



【打印本页】   【关闭窗口】